♬嫁刀加州清光·極

♡想いだけが生きる全て

◇中二文手/刀坑溺死/同担拒否不定时发作/基本不吃腐

◆头像by叮当

 

【特处员企划】祈

关于加州清光和搭档的初遇
并非乙女向,但其中会有一点偏乙描写
可以?
…………………………………………………………………………………………………………………………………………………………………………………………………………………………………………………………………………………………………………………………………………………………………………………………………………………………………………

《祈》

<一>

  “小惠!要不要看看!”

  棕发少女将手高举过头顶,挥动着那叠相片状的纸张,小跑着来到了桌前,朝气十足的笑容里满含兴奋。

  又是什么?外出游玩的风景照?以形诱人的美食照?或是明星的签名照?

  脑中浮出几个推测后,原趴在桌上的白发少女坐直了身子,半闭着双眼微微打了个哈欠,单手支撑着脑袋,面无表情,以示一大早在学校补觉被人打搅的不爽。

  “看看嘛!是不是超帅?!”
  棕发少女将相纸递至東惠面前,金黄色的瞳溢出的尽是喜悦。

  白发少女仍挂着一张冷漠脸,懒散地开始翻阅。

  身着苍蓝狩衣的男子坐在廊下捧着茶水;一身雪白的青年正被一位系着围裙的独眼男子拿着汤勺追打;几个正太和一个“萝莉”正坐在浑身散发出王子气息的水蓝发青年身边听故事……

  确实,每张照片上的人物颜值没有一个不是一流。

  可是,给我看这些干嘛?

  炫耀吗?
 
  闪过念头的一刹,少女在心中暗暗苦笑。
  连为数不多的朋友都猜疑,你这种人真是无可救药。

  突然,翻动相片的动作停滞了。

  她的目光,定格在白色相纸中的少年身上。

  少年一袭黑衣,乌黑的发绑为一束垂在胸前,赤色的细眸衬得他更为白皙。

  “那个,森,这……”
  “让你和我一起去应征审神者,你硬是推说没时间,后悔了吧?这孩子是加州清光哦!”

  棕发少女早已猜出好友的疑问,连珠炮似的回答十分贴心地省去了一串提问。

  加州……清光?
  虽然東惠是个次次体能测试都没达标的运动白痴,但她对刀枪这些武器却有着深入的研究。

  “原主是冲田总司?”

  “嗯。有兴趣的话可以去……”

  “哈哈不用了,我就随口问问。”
  白发少女干笑几声,快速浏览了剩下的相片,看似不耐烦地耸了耸肩,把它们交还给了好友。

  自认为招募新人失败的棕发少女有些失落地走开了。

  昨夜只睡了四个小时的東惠重新趴到了桌上,打算再续美梦。

  不料,睡意早已消失无踪。

<二>

  悬于夜空的弯月,将皎洁的辉透过玻璃窗,投进昏暗的室内。

  東惠拨掉电源插头,合上了平板电脑。三年前,她开始在网站上发布原创魔幻小说,时至今日,已经成为了签约作者,为自己赚取了一笔不小的收入。

  她曾向父母提出过成为职业小说家,结果被以“没前途”为由一口回绝。

  要是现在告诉他们我想成为审神者,估计会被禁足吧。

  还是算了吧。况且我肯定不合格。

  東惠的父母常年在外,每次回来都会留下足够的生活费,将唯一的女儿托付给亲戚照料。平日里,大多是女儿一人在家。

  吃了碗泡面做宵夜,用半温不冷的水冲了个澡,少女半躺在床上,悠哉地摆弄起了手机。

  正值购物节打折,東惠顺手点进了网购网站,默默告诉自己买入的限额。

  亮起的屏幕,将少女的影子印在刷成纯白的墙壁上,活似朵巨大的蘑菇。

  搜索一栏上打入了“加州清光”四字。

  不出所料,跳出的商品为清一色的仿刀,有木制的,有金属制的,鱼龙混杂。

  仿刀的数量并不是很多,很快网页拉到了底。而最后一件商品让少女不由地皱眉。

  没有配图,没有商品描述,名称上仅有二字:

  “真品。”

  一旁的价格,惊人的位数让少女连掰了几遍手指。

  这……相当于我两年多的稿费了,而且还是折后价……

  只想说……



  这骗子也太弱智了吧?!!

  连三岁小孩儿都不会上当好吗?

  正当少女准备戳击返回键时,无意中瞥见的一行字让手顿在了原地。

  “终生无条件退款”

  终生?!

  若是骗子的话,绝不会标明如此条款。

  难道,真的是……

  屏幕,轻轻颤抖了起来。

<三>

  结果,还是来了啊……

  少女站在挂着“时之政府驻现世办事处”牌子的建筑前,吞下口水,深吸一口气……

  依然没有踏进去……

  在心里连骂了自己上万遍,终于,她试着向前踏出了一步……

  不知从哪冒出的门卫大叔一边吼着一边向门口摆手:

  “马上下班啦!明天再来!”

  白发少女抬起的脚就那么僵在了半空中。

  我一个路痴为这破儿地找了一天我容易吗?!?!?!

  上辈子我是不是得罪了全世界啊?!?!?!

------- ------- ------- ----- ------- -------

  然后……

  然后……

  東惠发现……

  她很尴尬地迷路了……

  偏远的街道上,基本没有行人经过。
  路灯忽明忽暗,像极了乱葬巷里里时隐时现的磷火。

  由于电量过低而自动关闭的手机,提供不了任何帮助。

  我的体质还是一如既往地晦气啊……

  这么感叹着,少女停下了步伐。

  不远处,一幢不算高大的建筑仍旧灯火通明。

  走近看去,入口旁的木牌上刻着:

  “时之政府特别居委会”

  虽然说很不理解到底是什么意思,但至少也算是政府机构。

  揣摩片刻后,東惠跨进了那道门栏。

  “打扰了十分抱……”

  末等少女说完,室内突然警铃大作。

  几个工作人员模样的人随之冲了出来,用一种难以读透的复杂眼神打量着愣在那里的白发少女。

  类似警报的声音不久便停止了。

  这是……
  什么情况……?

  几个人无视掉不知所措的少女,开始议论起来。

  “终于来了……”
  “刚刚吓了我一跳……”
  “不过她的年纪……”

  “那个,”東惠勉强在脸上挤出些许笑容,“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四>

  “搞什么啊……”

  刚刚睡醒的白发少女盯着不远处天花板,回忆着自己的昨天,五味陈杂。

  应征审神者遇到下班,回家路上迷了路,想问路结果被一群人拉着问东问西,然后被强制征入了什么“特处员”,还被告知什么“是被刀剑选定的人类”“绝对不能向外人透露”……

  我到底……在干什么……?

  窗外,鸣蝉吸食着树木的汁液,欢愉地发出聒噪的鸣叫。

  好烦……

  少女抱住双膝,缩在沙发一角,好像想与背景融为一体。

  每次,都是这样……

  饭桌上,未来得及倒掉的泡面汤散出腐臭的气息。

  什么也不想做,什么也不必做。

  设计精美的鱼缸内,最后一条锦鲤放弃了挣扎,横在了水面上。供氧器颤动着,给予它仍游动着的假象。

  好不容易有了新的打算,现实却很快将理想的泡沫粉碎。

  天下刀剑数不尽,又怎样知道属于我的那把是谁?

  已经,无所谓了。
  怎样都无所谓了。

  特处员也好,审神者也好。

  不要对未来报有任何幻想,逆来顺受就好。

------- ------- ------- ------- ------

  望着面前刚刚签收的邮包,少女啃咬着缺乏血色的唇,直至口腔中充斥着咸腥味。

  论质量来看,的确是刀剑没有错。

  莫非,真……

  绝对不可能,这么幸运的事怎么可能会被我碰上……

  抱着“早点退款”的觉悟,少女拆开了邮包。

  赤鞘的纤长打刀,静静地躺在减震的泡沫纸间。一旁,是配赠的漆黑刀架。

  磨损的印记,衬出刀剑的沧桑;红与黑交织的色泽,仿佛在吟唱着一曲凄美悲恸的和歌。

  已经紧张得无以复加的少女,从喉咙深处憋出 最后的祷告。

  “拜托了……”

  指尖触碰刀身的刹那,由接触点飞出炫烂的光芒,由于太过耀眼,致使少女不得不用手背遮挡。

  从虚空之中盛绽的无数浅色樱花,交叠在一起,如雨点般遍及了房内。

  花瓣飞散而去,少年纤瘦的身形逐渐显露。

  少女的面容一点点变得错愕。

  红如石榴果实的双瞳中闪烁着钻石般的光辉;白如上乘象牙的皮肤又不失红润;浓密的眉为其增了不少英气;唇角的一抹墨痣显得樱色唇瓣所勾勒出的弧度更加艳丽。

  少女从未见过、也最想见到,这英俊而不失妖冶,可爱中透着伤感的少年。

  颈上绕着玫红色围巾的黑发少年,悄无声息地对上少女蓝如澄澈晴空的双目,微笑着启唇道:

  “ 我,加州清光。河下游的孩子,河原之子呢。难以上手不过性能一流哦。 ”

  少女却缩回了目光,垂下了头,散发遮住了表情。

  却能清晰地听到连串的泪珠砸碎在地上的声音。

  付丧神被少女突如其来的反应吓懵了。虽说召唤者看上去像个小孩子让他未免有些诧异,但是这种局面还是在意料之外。

  “啊……抱歉,我吓到你了吗?还是哪里不舒服?”

  看到少年手忙脚乱的样子与担忧的神情,少女忙拼命摇了摇头。

  “谢谢你……”
 
  “虽然知道很奇怪但还请让我道谢,”

  少女用手背胡乱涂抹着满脸的泪水,抬起头,努力露出兴奋的笑脸,

  “我真的……很高兴……”

<五>

  “快点吃,等会儿给你个惊喜。”

  饭桌前,女子对前来蹭饭的外甥女一脸神秘地说道。

  虽说不知道惊喜是不是等同于惊吓,東惠还是加快了进食速度。

  恰当此时,门铃声响起。

  “真是,刚提起就到了。”女子笑着走向玄关。

  “你爸妈不是要我帮你找个家庭教师嘛,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

  看到到访者的一瞬间,東惠差点没被正吞咽着的米饭噎死。

  只见男子将黑发梳成一束,金色的耳坠随着行走微微摇晃,红黑格子衬衫外是一件黑色的短款外衣。

  少女硬生生地将滚到喉边的一句“卧槽”咽了回去,立刻露出惊讶的神态,转而十分乖巧有礼地站起来鞠了一躬:

  “您好。”

------- ------- ------- ------- -------

  距离召唤出付丧神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以这种方式再次重逢的一人一刀正坐在桌旁两侧,神情各不相同。

  “哇噻,政府居然这么用心,没想到啊。”東惠翻着那花花绿绿各式各样的防伪证件,直说时之政府神通广大。

  加州清光扶了扶为显成熟而特意戴上的眼镜,望向对面一脸震惊的少女,心中感叹她真的和初见时的腼腆女孩判若两人。

  对,就是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家伙,以“这样上街太显眼”为由,逼他穿上女装扎成双马尾去了时之政府,想起工作人员那奇异的眼神加州清光就想抄起本体给自己一刀……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嘛,”
 
  少女自知理亏,心虚地转移了视线,

  “家里也只有女装……再说你穿起来超可爱!”

  短发少女脸上堆起了讨好的笑容。

  听到可爱二字,少年也彻底消了气,神情缓和下来。

  这个人,真实的一面到底是怎样的?

  “以后……我们也算是搭档了,请务必多多指教。”已精通察言观色之道的少女忙对少年恭敬起来。

  看似清澈的瞳中,却隐藏不为人知的阴霾吗?

  毕竟他是历经百年岁月洗礼的高天原末等神。

  “没关系的,不用这么拘束。请多指教喽~”加州清光轻笑着,抬手揉乱了少女蓬乱的短发。

  也罢,每个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故事。

  这孩子,意外地惹人怜爱呢。

  “嗯。”

  少女愣了两秒,点了点头。盯着桌面,苍白的颊上浮出了两片红晕,放于膝上的双手指尖掐进了掌心。

  呐,如果能被允许去尝试着相信你就好了。

【END】

文渣求轻喷……
相信我她是个病娇←_←
算是……前传?
仍然确定不了两个小学生的关系……

评论(3)
热度(8)
Top

© 百无一用的megum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