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过是个爱瞎摸鱼的文手/刀坑溺死/同担拒否不定时发作/基本不吃腐/喜欢碎碎叨

◆头像by叮当

◇即使曾被伤害,也想温柔待人并被温柔以待。

♬ 嫁刀加州清光 ♬

 

【刀剑乱舞乙女向】自相矛盾

加州清光×女審神者
关于婶婶想投敌这件事……
脑抽产物

食用愉快!
…………………………………………………………………………………………………………………………………………………………………………………………………………………………………………………………………………………………………………………………………………………………………………………………………………………………………………

※分享伤痛与喜悦,互相支撑着,走下去。※

《自相矛盾》
<一>
  “嘛,人生就是需要惊吓啊。”
  鹤丸国永松了口气,用手背擦去了额头的冷汗。因在短刀们的咖喱里加了辣椒粉,而被一期一振追着屋前屋后地逃跑,初来乍到的他倒是无丝毫悔过之心。

  十分悠闲地翻过石桥,在雪地中留下一串不和谐的脚印。突然间,青年停下了步子,视线顿在了不远处。

  一棵稍显挺拔的常青树下,裹着冬衣的白发少女独自伫于此处,虽纯白却略无光泽的短发,伴着与其气质极为不符的鲜艳围巾在寒风中飘扬。
 
  “哟,主上!”
 

  银发青年微笑着向少女招手。不知是不是风太大的缘故,鹤丸并没有听到期待中的回应。審神者无声地垂着头,若不是那接近不可见的缕缕白雾,与那几声微弱的咳嗽,他几乎不敢认定那是个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类。

  青年不忍给予審神者惊吓,走近些又重复了一遍。

  少女身子轻轻一颤,转过头来,努力咧开嘴并不好看地笑了一下:“这次真的吓到我了。”
  “主上您病了吗?应该多穿一点啊!”
  说着,鹤丸国永就准备脱下自己的羽织为其披上。

  megumi条件反射一般,一句“卧槽”脱口而出,迅速向一旁闪了些,有些窘迫地摆了摆手:

  “不、不用了。我得赶快回房去,不然会被那家伙骂死。”

  绕在颈上的玫色的围巾,衬得少女更加病弱。

<二>
  只要在这个本丸中提起近侍刀,刀剑们脑海中立刻会浮出一个相同的名字。

  从本丸诞生起,作为政府配给審神者的初始刀,加州清光就担任了近侍一职。岁月飞逝,本丸中的刀剑男士渐渐多了起来,一改以往的冷清,他却始终占据着近侍之位,不曾有过变动。

  “你可真喜欢这个位置啊。”

  鹤丸国永伸了个懒腰,笑着打趣一旁的黑发少年。加州清光看似不耐烦地撇了撇嘴:
  “天天帮那浑蛋收拾烂摊子,你以为我愿意啊。”

  “得了吧。”“哈哈加州,不要口是心非啦!”几把刀纷纷大笑着拆穿了少年的言语。

  “不过啊,你们有没有觉得,主上她像……”
  “什么什么?”众刀都将好奇的目光投向鹤丸国永。

  “像人偶娃娃,”青年眨动蜜色的眸子,“就是万屋橱窗里摆的那种。”
  “哎?是指主上长得像吗?”“的确,主上……”
  青年摇了摇头:

  “不是,我说的是主上她整体给我的感觉。”鹤丸国永接着说了下去,“和其他同龄人不同,眼神邃黯,经受不了伤害,总是忧郁。”

  刀剑开始小声议论起来。

  “好像真的是这样。”“主上虽然平时看上去很活泼,但是我也时常看见她消沉。”“但是主上她待我们不薄啊……”

  谁也没有注意到黑发少年的愠怒神情。

  “感觉主上她,就像一个没有朝气和自我意志的人偶……”

  青年话音未落,已是极限的黑发少年猛地站起身来:
  “请结束这一话题。”

  少年那拼命克制的低沉嗓音使得室内安静下来。加州清光的瞳孔深处,似蕴藏着翻滚的灼热岩浆,随时有喷发的可能。

  “荒谬。megumi她并不如你说的那般。况且身为刀剑的我们都无权对主人指手划脚。”少年用十分阴冷的目光直指始作俑者,似要将其撕个粉碎,“我绝不允许你用这种话抵毁、伤害她!”

  “我有说错吗?看到你这副样子恐怕也不会开心吧。”银发青年毫不示弱,回瞪着少年反唇相讥道。
 
  “好了加州,别发那么大的火……”“鹤丸他说得是有些过了,可他也是无心的……”“别伤了和气……”

  连加州清光也没有发觉,门外细碎的脚步声。
<三>
  megumi撂下笔,把脸侧贴在木桌上,一副精疲力竭的样子。

  “喂,别在哪儿给我躺尸偷懒。”正在一旁奋笔疾书的近侍不悦地瞥了審神者一眼。少女眼周积年累 月的黑眼圈,恰似别出心裁的晕染,让人有种“再合适不过”的错觉。

  “没有什么事的话就先洗澡睡觉吧。再熬夜会成老太婆的。”

  加州清光道出了关切的话语,等待着megumi一如既往的怒气。

  (三分钟过去了……)

  少女萎靡不振地趴在桌上,一只点缀着猩红的修长手掌从天而降,所性将她的乱发揉成了鸡窝。
  “我日,你搞什么!”刚刚神游回来的少女皱着眉头,撅起了嘴。
 
  “这种表情一点都不可爱。有什么心事吗?”
  “可爱有个卵用。”megumi对少年难得的坦率并不领情,态度恶劣地别过头去。

  加州清光叹了口气,没和審神者计较:
  “有心事的话,一定要告诉我哟。”
 
  “如果……”
  少年闻声,耐心地望向打破沉默的少女。

  “我想被神隐的话,你会带我走吗?”

<四>
  京都,市中。

  夜幕下的街巷中,几个人影匆匆穿行。两把肋差早已挂彩,厚藤四郎就更别提,就连加州清光也成了伤员。
  被众刀围在其中的審神者几乎要将脸埋进胸口,不断加大步子以勉强跟上队伍。

  “抱歉,索敌失败。”
 
  未等少女开口下令,隐藏在暗处的时间溯行军便从屋顶一跃而下。
  “可恶,恭侯多时了吗。”加州清光微颦双目,
  “各位,排成雁行阵!好好大干一场吧!”

  陷入苦战的鲶尾藤四郎不知不觉中让阵型出现了空缺位置。
  審神者正担忧地望向体力明显不济的山姥切国广,没发现背后的危险。

  一把太刀飞速劈下,幸亏megumi躲闪及时,仅是在一侧颊上划开了一道不大的口子。
  根本不留任何思考时间,那把敌刀就再一次挥下。少女慌忙躲避,只得顺势逃向旁侧的巷道中。

  酣战的加州清光终于发现了審神者已不在目力可及之处,却被一把敌大太刀死死纠缠住,完全脱不开身。

  “可恶……”

  黑发少年找准时机,一个精准的突刺送对方归了西。向深巷中飞奔而去的少年轻蔑地向身后投出一瞥:
  “这种时候,怎么可以在这种家伙身上浪费时间。”

  不慎拐入了死巷,致使審神者已无路可退。
  敌太刀一步步逼近。
  刀尖直指少女细小的咽喉。
  少女不敢轻举妄动,左手扶上腰侧那把太刀,犹豫不决。
  面前的敌刀迟迟没有下一步行动。

  “汝可有意加入时间溯行军?”

  敌刀的声音无丝毫感情,却也并不难听。
  審神者怀疑自己听错了,十分诧异地望向对方。

  “汝将有能力改变过去。”

  改变过去……
 
  我的……
  过去……

  “你这种家伙,离我们远一点!”几个孩子鄙夷地瞪着眼睛。
  “这点事情都做不好吗?真没用!”老师难以至信地下了定义。
  “她真的快让我恶心死了。”
  “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待我们的付出?!”

  ……
  真的,受够了……
 
  少女突然十分扭曲地笑了:

  “真是诱人的条件。事前的准备看来不少啊。”

  “过奖了。”敌刀谦恭地颔了颔首,而举在对方身前的刀剑不曾移动半分。

  “问我这些是做什么?”
  少女恢复了冷淡,死死盯住那把随时可能取她性命的太刀。
  不知,被割断气管是什么感觉。
 
  敌刀没有理会少女的发问:

  “汝的回答是?”

  果然,又被人轻视了啊。
  没关系,对我这种人已是家常便饭。

  什么时候,开始习惯了呢?

  “我……”

  已经,怎样都无所谓了。
  哪里都找不到出路。

  一直是个丑陋而滑稽的跳梁小丑。

  如果存在神明的话,我怕是从一出生开始就被抛弃了吧。

  “我同……”

  未等少女给出答案,转瞬间,一把利刃将敌刀由肩胛 处至腹部斩为了两段。

  黑发少年的眸中满是戾气,溅出的浓稠血液,甩在了megumi的面颊上。

<五>
  月色,静谧如水。
  伤员们陆续走出了手入室。
 
  最后一个接受手入的加州清光抓起围巾,望见刚刚收拾好工具,正向外走去的少女,想开口叫住她,却如鲠在喉。
  倒是審神者转过身,不冷不热地告知他一句:
  “来我房间一趟。”

  少年已预料到了審神者的目的,心底不由地一沉。

  白发少女开门见山:“今天的事,你……”
  她,居然如此地不信任我。
  “为什么?”
  “什么?”
  “为什么要做那种蠢事?”

  審神者微微一愣,随即别过头去,勾起了嘴角。
  又是这种表情。
  像极了谎言被人戳穿想要强词夺理的小孩子。

  “你觉得政府命令審神者守护的历史,是真正的历史吗?”
  “您认为呢?”加州清光微眯双目,刻意着重了敬称。
 
  “政府命我们守护的,只不过是人类史书上记载的「事物」而已……”
  少女垂着头,故意抬高了语调。
  “那您为了守护「历史」,不是应该加入检非违使才对吗?”
  被近侍轻易地驳回了一连串已经计划好的说辞,審神者的头又低了三分。

  “说得对。我只不过是想改变……。”
  “什么?”
  “只是想改变自己的过去罢了。”megumi抬起头来,双手放在膝上,不知何时攥住了和服的袖口。
 
  “并不是这样吧,megumi。”
  “嗯?”少女有些错愕,本自认为给出了很具有说服力的答复。

  “你其实是又想逃避现世吧?”少年望向少女,眉角因忧虑而垂落。

  你,又明白什么?

  “昨天要求我带你神隐,我就已经猜到了。”

  这种语气,算什么嘛……
  “别一副故作高深的样子。”
  “我是为了你……”
  “别什么事都拿为了我来当挡箭牌好不好!”
  megumi的脑内已经乱作一团,思考这道程序已被弃之不顾。
  “我可是听到了。”
  加州清光的眉心拧了起来。
  “我确实是「人偶」哟。”

  无处倾泄的感情,此时此刻冲破了闸门。

  “被人耻笑,唾骂,麻木到死。即使尊严数次被践踏也不知悔改。”
  “ “努力向着他人希望的那样成长 。就连身边的朋友也不能自己决定。结果现在成了这种烂人。”
  “所以说,鹤丸他说得完全没错。我根本就没有自己的意志!”

  少女仍自顾自地、毫无逻辑可言地说着。

  “别人可以轻松完成的事情也完全不行。”
  “性格烂透了,总是被别人左右。”
  “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啊?!我已经搞不懂我自己了!甚至……”
  megumi弓起身子,几近崩溃地撕扯着自己的头发,

  “我连我喜欢你这件事是不是我真正所想都不知道了!”
 
  “megumi,你……”
  少年站起身来,向審神者靠近。

  “很好笑吧?我就是那种朝三暮四的家伙哈哈哈。”
  “傻里傻气的,特别好骗!”
  “还不愿意承担责任,长得也难看……”

  “够了。”
  手臂被禁锢住,整个人的重心向前倾去。

  身心被突如其来的温暖笼罩,少女停止了语无伦次地发狂。
 
  不可思议的是,身体中的所有器官都放松下来。所有不安恐惧的情绪刹那间烟消云散。

  这份体温,是如此熟悉,令人安心。
  “什么都不要说了哟。”

  megumi的心,在加州清光零星的言语与不断收拢的怀抱中渐渐宁静下来。

  少年将審神者颊上的创口包扎完毕,让少女尽可能舒适地枕在自己的大腿上。審神者略显疲乏地侧躺着。
  就像个闹累了的孩子。不,她本身还只是个孩子。

  “抱歉,又给你添麻烦 了。”
  加州清光些许无奈地用手指梳理着少女的白发:
  “早就习惯了。”

  “Kiyomitsu?”
  “我在。”
  “我……好像是真的喜欢你……”
  “果然是个蠢材。”

  megumi眨动着晴空蓝的眸子,捉住了嗔笑着的黑发少年骨节分明的手。
  二者的视线,交错,会合然后重叠。
 
  “不对哟。”
  “呃?”

  加州清光仍戴着护甲的手反扣住少女纤弱的手腕,将柔软而娇小的手掌移往胸前那排整齐的纽扣。灵巧的指在掌心引诱似的挠着圈,故作天真地反问道:

  “不是应该说~爱~吗?”

<五>
  “主上生病了?”

  “只是有点风寒而已。不用担心。”

  大和守安定白了一眼正在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加州清光,继续清理地上已经结冰的积雪。
  和室里传来一声有气无力的呼唤,黑发少年敷衍地应答着,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两个人的相处方式真特别啊。”鲶尾藤四郎对坐在一旁的笑面青江叹道。
  “的确,而且说不准主上她,没了加州会很危险。”
  “哎?是吗?我觉得主上其实蛮可爱的,就是身材太单薄了。”
  “那可不一定,”青江若有所思地托住了下巴,“现在变态贫乳萝莉控遍地都……”
  “咳咳。”
  青江瞟了一眼背后笑得如阳光一般灿烂的黑发少年,一本正经地面向正对他挤眉弄眼的鲶尾,正色道:

  “都 · 没 · 有。”

【END】

写得不好,请各位见谅w
这个婶可能不讨喜?
下一篇准备欢脱向……

其他CP的文最近没什么灵感……
要是有人想看麻烦吱一声w

还有,锻出了姥爷超鸡冻!!!!!!!!!!!!!!!!!!!!!!!!!!!!!!!!!!!!

评论(5)
热度(24)
Top

© 百无一用的megum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