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过是个爱瞎摸鱼的文手/刀坑溺死/同担拒否不定时发作/基本不吃腐/喜欢碎碎叨

◆头像by叮当

◇即使曾被伤害,也想温柔待人并被温柔以待。

♬ 嫁刀加州清光 ♬

 

【刀剑乱舞乙女向】绯

加州清光×女審神者
一周年贺文
大家新年快乐!
………………………………………………………………………………………………………………………………………………………………………………………………………………………………………………………………………………………………………………………………………………………………………………………………………………………………………………
《绯》
<一>
  冬日,凛冽的寒风卷去了枝头最后一片坚守的落叶,吹冻了锦鲤游动的池塘,也拂厚了少女的衣衫。
  megumi伏在书案上,又一次将写了一半的工作报告揉成团丢在地上。有些烦躁地昂起头,正望见一身浴衣的近侍刀面无表情地整理那一堆被自己翻乱的文件,不由地开口打趣道:
  “近待大爷,您大冬天穿成这样不冷吗?”
  加州清光甩给審神者一个白眼,没有停下手头的工作:“你以为我体质跟你一样啊。”
  白发少女不满地撅着嘴,偷偷丢还加州清光一记眼刀,继续在新的报告上乱扯一通。但在准备落款日期的时候,少女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
  “话说,”她因思索而略微停顿了下,“马上就是新年了,我也正好就任一周年,有什么想要的礼物?”
  “你不给我添乱就好。”
  少年仍面无表情,将最后一叠文件归整好就走了出去,还不忘捎上门。
  “真是的……”審神者不爽地咬了咬唇,开始托腮沉思起来。
  加州清光不疾不缓地行于廊下,木屐叩击地板发出轻响。少年稍稍抿了抿嘴,自言自语道:
  “一周年啊……该送些什么……”
<二>
  众刀坐在和室内,神态各异地讨论着。
  “新年的话,举办一个宴会怎么样?”三日月宗近嗫了口茶,微笑道。
  “宴会?似乎是个不错的提议。”一期一振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弟弟们立刻你一言我一语地提出建议:
  “最后一定要有蛋糕!”
  “一定不准把奶油糊到主上脸上……”
  “我要巧克力蛋糕!”
  “对了别忘了把巧克力一圈圈地挤上去。”
  听到这里,笑面青江突然谜之微笑着望向石切丸,轻声重复道:“巧克力,一圈圈挤上去。不觉得很像……”
  没等他说完,坐在弟弟们身边的水蓝色头发的青年极为刻意地清了清嗓子。青绿色头发的青年没有再说下去,笑眯眯地摇了摇头。
  “最后再加上真心话大冒险!”
  系着玫色围巾的黑发少年并不急于参与到讨论中,而是出神地盯着天花板。
  礼物啊……
  这时,小狐丸狡黠地笑着接了一句:
  “一周年的话,不应该送主上些有纪念意义的东西吗?”
  纪念意义?
  一直保持着沉思脸加州清光终于勾起了唇角。
<三>
  这是今年最后一天,也是这个本丸審神者就任一周年的日子。
  但megumi今天的心情非常不好。
  一大早,不管是玩闹的短刀们也好,清扫庭院的太刀也好,都无一例外地前来祝她一周年快乐。
  除了一把刀。
  一直稳居近侍宝座,她的初始刀加州清光却冷淡至极。megumi在他面前晃来晃去,扯一些超级蛋疼的段子,甚至故意在他面前和其他刀剑唧唧我我,黑发少年都完美地无视了她,最多轻描淡写地瞥一眼,就立马走开。
  大爷啊,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megumi不禁望天哀叹。她实在想不出自家近侍这样做的理由。
  “加州,主上找你。”
  加州清光望了望叫住他的笑面青江,放下手中的账薄,向少女的书房走去。
  “你们俩到底怎么了?主上她一副怨妇样子。”
  黑发少年回过头来扫了好奇者一眼,什么也没说。
  “有什么事?”
  “一会陪我到街上去吧。”審神者可怜兮兮地眨着眼睛。
  “去干什么?”近侍刀依然挂着张冷漠脸。
  “我想买吴服……”
  “快点收拾,十分钟以后出门。”
  书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拉上,少女站起身,扬手将身旁自己刚整理好的文件翻得一团糟。
<四>
  傍晚的空中,血红色的云霞掩不住街道中的喧嚣。
  加州清光无言地跟在審神者身后,穿行在略显密集的人流中。megumi自顾自地向前走着,未曾回头看他一眼。
  被街角的喧闹所惊扰,少年向随声望去。只见一舞台上,有几个浓妆艳抹的少女在表演。台下似乎里里外外围了 不少人。
  “看什么看,走了。”白发少女小声嘀咕了一句,继续向前走去。
  然而少女的声音比起人群的喧嚷,简直就算蚊鸣对高音喇叭,被掩盖得一干二净。
  等近侍刀回过神来,megumi早已不见了踪影。
  正当他焦虑之时,身后有人叫住了他。
  “抱歉抱歉!但是请你务必帮忙!”那是千千万万把加州清光中的另一把,怀里抱着一束玫瑰花。
  原来,台上表演者中的一位是那把加州清光的主人的妹妹。因她仰慕加州清光已久,今天又恰巧是她的生日,審神者就指派他到舞台上给妹妹献花。
  “我实在是有急事脱不开身!请务必帮忙!拜托了!”
  “可是……”
  没等少年拒绝,那一大束玫瑰就被硬塞进怀中,另一把刀已经消失在人群中了。
  近侍刀有种把花扔在地上狠狠踩上几脚的冲动。弄丟了審神者,又被强加了个包袱,他这是遭了什么报应啊!
  短暂的气恼后,加州清光无奈地向舞台方向快步走去。
  megumi走出不远,便发现了自家近侍已经不知哪儿去了这个残酷的现实。身为特级路痴的她只得逆着人流原路返回,试图寻找黑发少年的身影。
  “哇!!!快看!”
  周围人们的惊呼声,引得審神者随着他们向舞台望去,瞬间屏住了呼吸。
  台上,一位身披黑衣,踏着黑色军靴的红眸少年正手捧一束玫瑰,献给其中一位正在表演的女孩!
  骗人的吧!?
  白发少女挤过人群,期盼着是自己双眼的失误。
  可是,无论她怎样劝说自己否认,那把加州清光,无疑是她的近侍刀。
  是他。
  就是他啊。
  不得不相信了啊。
  真是滑稽。
  “哈哈哈哈哈哈……”
  少女怪异地大笑着,推开繁密的人群。
  想要逃离这里。
  隐隐约约听到身后有人呼喊着她的名字,審神者却努力加快脚步。
  待加州清光从台上飞奔而下,挤出人群,扯住少女的衣袖时,原先奋力逃走的那人转过身来,用尽力气对着他的腹部踢了一脚。少年没有躲闪,结结实实地挨下了这一击,却顺势抓住審神者的手腕,将她拉近身侧。
  “滚!给我滚远点!”megumi甩动着手臂,拼命挣扎着。
  加州清光早已失了不久前的冷淡,满面愧疚地解释道:“这只是个误会,我刚刚被人拜托……”
  “那被拜托和人结婚更好吧?!被拜托杀掉我也没问题吧?!”
  少年一时愣住了。
  megumi终于甩开了加州清光,像只因受伤而发狂的小兽般逃开了。
<五>
  “主上!祝一周年快乐!”
  “谢谢大家!”
  大广间内,宴会正在进行着。審神者开心地笑着,叉起一块蛋糕喂给怀中的萤丸。坐在一旁近侍位上的加州清光,一言不发地搁下筷子走了出去。
  少女的身后堆满了刀剑们送的礼物,有发夹,有吴服,有木屐,各种物什应有尽有。
  花我的钱给我买礼物,他们真是大手笔……
  正想着,身旁却有人递上一个天空蓝的信封。大和守安定微笑着,示意審神者拆开来看。
  短发少女疑惑地打开信封,读起了内容。
  几滴从眼角滑落的泪水,沾湿了信纸上少女再熟悉不过的字迹:
【x月x日
  你成为了我的主人。很高兴。】
【x月x日
  第一次出阵,重伤败北。你一直哭着道歉。补充:送给你的蝴蝶发夹,很合适。】
  ……
【x月x日
  锻出萤丸。你很兴奋。】
  ……
【x月x日
  一起去吃了章鱼烧。】
……
【x月x日
  你没按时从现世回来。】
……
【x月x日
  5-4找到一期一振。有点不爽。】
……
  落款:只属于megumi的加州清光。
  黑发少年走了进来,将少女揽入怀中,柔和地笑着:
  “礼物,喜欢吗?”
  審神者双颊绯红,忙用袖口擦去从眼角溢出的泪水:
  “嗯,非常棒。”
【END】
甜得掉牙……
其实还有的,刚发就系统通知……
改过自新做个好孩子……

评论(4)
热度(30)
Top

© 百无一用的megum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