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过是个爱瞎摸鱼的文手/刀坑溺死/同担拒否不定时发作/基本不吃腐/喜欢碎碎叨

◆头像by叮当

◇即使曾被伤害,也想温柔待人并被温柔以待。

♬ 嫁刀加州清光 ♬

 

【刀剑乱舞乙女向】同仇敌忾

这是一个关于大姨妈的不正经故事……
顺便圣诞贺文w
……………………………………………………………………………………………………………………………………………………………………………………………………………………………………………………………………………………………………………………………………………………
《同仇敌忾》
(一)
  “所以说,”和泉守兼定托着腮思索着说道,“加州清光那家伙盆里到底装了什么?”几把刀面面相觑,连狮子王都只能担手表示不清楚。
  就在一个钟头前,和泉守兼定正在和那只母鸡进行艰苦卓绝的斗争。早上,近侍刀指定要宰杀这鸡给審神者煲汤喝,然后这份“美差”经过抽签,就落到了他头上。令他不解的是,别看母鸡一身肥膘,跑起路来连长谷部都自愧不如。
  “你是只鸡,不是鸵鸟好吗?!?”和泉守兼定在内心咆哮着。
  正当他走过庭院,准备去搬救兵时,一个人影鬼鬼祟祟地从審神者的房间里溜了出来。只见加州清光端着一个洗衣盆,盆上还盖着件出阵时的外套,故作镇定地从青年身边走过。
  “加州,你要洗什么?”
  面对不知趣的对方,黑发少年只抛了个白眼作回应,然后将青年当作空气,自顾自地走了。
  笑面青江环视一周,确定審神者不在周围后,清了清嗓子道:“我记得……前几次他这种表现都是去给主上洗内衣……”
  “不对,”烛台切光忠摇了摇头,“昨天晚上我就看到他把主上的衣服挂到晾衣架上了。”
  “话说,”小狐丸微抿唇道,“加州他应该已经把洗好的东西晾出去了吧。”
  一语点醒梦中人。正如小狐丸所言,几把刀发现晾衣的竹杆上多出了一样显眼的东西……
  “快看,胜利的白旗在向我们招手!”
  “你家胜利用白旗啊!”
  “各位……那只是床被单好吗……”
(二)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本丸特案组开始了对物证仔细地分析。
  “上面沾过血,”小狐丸动了动鼻翼,“还不算少。”
  “这血……是主上的。”狮子王肯定地给出了结论。
  “主上受伤了!?”
  “不会,今天早上从她房间经过她还请我帮她写现世的作业,不像受了什么外伤。”歌仙兼定提出异议。
  “难道是……有人把主上给……”
  “打断一下,”青江扶了扶科普眼镜,“那东西破裂的话血量没这么大。况且……”“打住,已经够了……”
  “真相只有一个!”
  和泉守兼定一甩不知从哪儿扯来的白大褂:
  “審神者她……”
  “流、产、了!”
(三)
  “一期一振!你个浑蛋!给我滚出来!”
  正端着碗米酒圆子的加州清光听罢这声分贝满格的怒吼,身为近侍刀的他将手中的碗交给一旁的萤丸,便走了过去。
  “喂,你这样会打扰她……”
  只看到和泉守兼定拔出刀,在本丸里到处气势汹汹地大吼着搜寻,其他刀拉都拉不住。
  “发生什么了?”
  见到黑发少年的青年更加愤慨:“加州!你居然和一期一振串通一气!亏我一直把你当兄弟看待!”
  “一期一振?串通一气?”加州清光皱着眉头,依旧不解。
  “别装傻!一期一振让主上流产了啊!!”
  “哈?”
  “身为孩子的父亲,他居然这么不负责任!”
  “喂,你再说一遍?”少年的表情突然“和蔼”起来。附近的几把刀瞬间察觉到了这令人窒息的低气压。
  堀川反应迅速:“兼桑,都说了一期才刚来三四天不可能……”“绝对没错,肯定是他!”
  突然间,锋利的刀刃抵在了青年的喉咙上。把本体架在和泉守兼定颈上的加州清光微笑道:
  “我说,再怎么推测,孩子的父亲也只可能是我,对吧?”随后少年向身后投出阴冷一瞥。
  “是是是是是!”众刀只觉得寒气入体,连声附和。
  长发青年正想开口,不料,一块被甩出的玉铜直击他英气的面庞。
  “靠!老子就来个大姨妈你瞎嚷嚷个屁呀!”
(四)
  “呜……嗯……”
  少年被身侧的动静惊醒。只见白发少女蜷成一团,额上挂着细汗,因阵痛而半梦半醒。
  “喂,没事吧?”
  被拍醒megumi一见黑发少年,眼泪就委屈地涌了出来:
  “真的……好痛……”
  少女睡衣和被单上的血迹已让少年大致了解了状况。審神者难受的神情着实让人心疼。
  “忍一下,我去拿热水袋。”
  黑发少年很快便准备好了热水袋,顺带冲了一杯红糖水。
  少女抱着热水袋,缩在近侍刀怀中,十分虚弱地将头偎在他胸口。
  “好些了吗?”加州清光抚了抚審神者苍白的颊。
  “嗯。”megumi轻应一声,渐渐在少年体温的包裹下再次进入了梦乡。
  望着少女于宽松睡衣中裸露的肩,黑发少年的喉结滚动了几下,心情无比复杂。
  前些日子,政府不停地给審神者增派任务,有时megumi甚至连饭都来不及吃就匆匆跑去开会。再加上现世的学业日益紧张,審神者每日都是一副吃不消的样子。只有一期一振来到本丸的时候,少女才恢复了一会往日的精神状态,兴奋得大跳广播体操。身为近侍的加州清光当然不能再给審神者添麻烦。
  终于,忙于各种事务的日子可以告一段落了。他也可以不必努力压抑自己的情感,任性地疼/爱審神者了。
  可是,为什么会是这样啊?加州清光表示,他的内心十分崩溃。
  少年端详着megumi无害的睡颜,叹了口气。
  忍耐这种事,果然不适合他。
(五)
  月光的清辉,抛洒在静谧的庭院内。
  少女坐在廊下,轻轻打了个喷嚏。本身就因贫血而缺少血色的審神者,现在因失血显得更加苍白、脆弱。
  遥望远方,灯光通明的街上一片喧嚣。
  今天,是平安夜啊。
  因为不忍再辛苦好不容易才有了闲暇的刀剑,少女的本丸便没有进行任何庆祝活动。
  果然还是有点寂寞呢。
  感叹间,一件大衣落于少女肩上。一只涂有赤红甲油的修长手掌揉乱了megumi蓬松的短发:
  “睡不着吗?”
  加州清光坐到審神者身边,有些无奈地扯了扯她的脸:
  “昨天是不是吃凉东西了?”
  “就只吃了几勺酸奶……”
  “果然。”
  “为什么要来大姨妈啊……疼死了……”
  “以后注意点吧,蠢材。”
  megumi缓缓抱住少年的手臂,有些乏力地倚在他肩上。
  “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吃一期的醋了?”
  “你说呢?”加州清光没好气地反问道。
  審神者异乎寻常地没有开些不正经的玩笑,稍显苦涩地笑道:
  “无论我怎样做,你都不会离开我。真是……”
  “愚蠢吗?”
  “不是的。真是让人高兴,”少女的蓝眸对上加州清光石榴红的双瞳,“就算我不值得。”
  “真是的,毛病又犯了。”
  黑发少年扳住審神者的细颈,涂了唇蜜的薄唇合了上去。
  教堂的钟声敲响了十二下,宣告着第二天的来临。
  加州清光略有不舍地松开二人交缠的舌,白发少女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抱歉,继续下去的话我可能克制不住。”
  “对不起……”少女不禁内疚起来。
  “不需要道歉啊,蠢材,”加州清光挤了挤審神者的嘴巴,以示反对,“还有,圣诞快乐。”
  【END】

评论(4)
热度(50)
Top

© 百无一用的megum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