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过是个爱瞎摸鱼的文手/刀坑溺死/同担拒否不定时发作/基本不吃腐/喜欢碎碎叨

◆头像by叮当

◇即使曾被伤害,也想温柔待人并被温柔以待。

♬ 嫁刀加州清光 ♬

 

【刀剑乱舞乙女向】相系之毒

加州清光×女審神者
R17注意
受气满满婶婶w
恋人前提注意
食用愉快!
…………………………………………………………………………………………………………………………………………………………………………………………………………………………………………………………………………………………………………………………………………………………………………………………………………………………………………
※《相系之毒》
  炎炎夏日已经悄然离去,不久前还活跃在枝头的鸣蝉挣扎着跌落在地,两片丝帛般的薄翼发出两声支离破碎的脆响。
  “主上!我们好想您!”“我好怕您再也不回来了呜呜呜……”
  还拉着行李箱megumi有点尴尬地安慰着紧紧抱着她大腿呜咽的短刀们。就在刚才,自己一进本丸便被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要不是看到众刀认真的表情,她真想吐槽一句这简直就像在开活体追悼会好吗。
  突然,一个一身黑衣的人影迅速推开挡在前面的刀剑,一把揪住審神者的衣领,顺手把某人按在旁边的树干上,神色不辨喜怒:“这七天,你都干什么去了?”
  妈呀,吓死朕了。等等,七天?我在现世也就呆了七天,要是用灵力转换的话,这里最多也就过了大半天才对……
  见少女想得出神,加州清光的脸上阴云密布。少年身上散发出的戾气让人不由自主地想逃避,只听见一声沉闷的响声与树木摇晃的轻响,少年穿着的高跟黑色军靴重重地跺在了審神者身侧的树皮上。
  “呃……下脚轻点哈,这树花了我不少小判哈哈哈哈……”megumi挤出一点假得不能再假的干笑,心中大呼不妙。完了,最近体质不太好,灵力大幅下跌,那张时间转换的白符肯定没起效。不解释的话就成我抛下他们在现世玩了五六十天了。
  “别给我笑。我问你,你、这、么、多、天、干、什、么、去、了?”加州清光赤红色的眸子死死盯住面前的白发少女,一字一顿地说道。与那犀利的眼睛对视的瞬间,脑中一切解释辩白都立刻消失无踪:“军……军训。”
  “哦。”
  已经紧张得无以复加的審神者,在听到一句轻描淡写的应答后,被人提起的衣襟回归了自由。
  不问我,为什么离开这么久吗?
  加州清光收起浑身令人畏惧的可怖气场,转身朝马厩走去。刚迈出几步,又想起了什么,不轻不重地补充道:“公文在书房里,别忘了。”
  说完,少年纤瘦的背影消失在審神者的视线尽头。
  你,不陪我吗?
  megumi叹了口气,把行李丢进房间,自己换上浴衣,走进书房开始工作。七天积攒下来的工作量还真的不是闹着玩的,几个小时下来,堆成丘的公文也仅仅减少了一两成。消极怠工的審神者索性颓废地趴到了书桌上,盯着一叠刚应付完的报告,思绪飘到了千里之外。
  静悄悄的和室回荡着少女不适的咳嗽声。在现世的几天几乎耗尽了她不充足的体力,喉咙中的痛感提醒着少女她已唇色发白。
  好累。
  晚饭时间已至,megumi吞下了最后一勺肉丝粥,心满意足地舒了口气,“大”字形地躺到了地板上。工作已经收拾掉了五成,这样大概就有理由偷会儿懒了。望着书桌旁空出来的近侍位,審神者咬了咬毫无血色的下唇,偏过头去。
  如果在平时,他一定坐在那儿,一遍又一遍地催促我认真工作。
  可是,这整整一个下午,他根本没来看过我。以客观条件来说,只要从院中走过,绝对不会注意不到屋里的响动。
  这样一来,megumi终于为一直以来莫名其妙的失落感找到了原因。
  他,为什么突然从我的身边消失了?
  在专门为審神者而建的女性浴室中草草冲了个澡,megumi把自己裹进被子里,只露出头顶和一双略显无神的眼睛,目光投向昏暗的天花板,时不时会向闭合的纸门做贼般地窥视。
  终于,在少女热切的期盼中,门被推开了。但来者却只站在那道不大的缝隙外,没有任何走进来的意思。
  “睡了吗?”属于加州清光的声音对審神者不知有多大的吸引力。“嗯。”megumi回答着,心中有些许窃喜。近侍刀的语调很温和:“还有什么吩咐吗?”“能……陪我睡吗?”字里行间都是少女的期许。“抱歉,”少年微微顿了顿,好像在斟酌词句“今晚我当值。”“哦……是吗,没关系。”
  门,又被轻轻掩上。
  努力降低的咳嗽声,伴着翻来覆去的响动,注定了少女今晚无法顺利入眠。
  当megumi再次睁开惺忪的睡眼时,已经是将近正午了。
  因睡眠不足而浑身酸痛的審神者懒得换掉睡衣,迷迷糊糊地走到了院子里。一个熟悉并令人为之倾心的声音从本丸门口传来。可声源处的情景,一下子让神游中的審神者清醒了大半。一个身材颇好的俏丽少女,正微笑着与一个系着鲜艳朱红围巾的黑发少年相谈甚欢。正前去内番的狮子王没有猜透主人潜藏着多种情感的复杂眼神,热心解释道:“嘛,那是负责在这个区发放配给资材的工作人员,有时会把资材直接送到每个審神者的本丸。”
  工作人员?我为什么不知道?果然,这就是偷懒派近侍去领资材的报应。少女苦笑几声,摇了摇头。
----------------------------
  穿着运动服的淡青色长发青年将草料倒进马槽中,有些无奈地交叉前臂,望着蹲在一旁可怜巴巴的短发少女开口了:“所以说,主上您认为加州他在刻意疏远您?”megumi抿着嘴,眨了眨自己天空蓝的眸子,点了点头。“那您大可去找您家近侍问个明白,不必呆在这儿消磨时间。”青年理了理遮盖一侧面颊的前发,转身欲走。“卧槽等等!青江尼!作为本丸H段子同盟的一员……”
  笑面青江无可奈何,只得停留在原地。主上已经赖在那里半天了,看样子是真把自己当作了救命稻草。不认真点对待实在是太不仗义了。
  “您发现他减少了对您的关注?”“嗯。”少女说着垂下脑袋。
  “那您只要多做一些吸引他注意力的事不就好了?比如……长高?”“这个坚决不能有!”審神者立即否决。“那……”青年思考着,仍浮现着往常一样的微笑,“化妆,怎么样?”
  megumi先望了望那些花花绿绿的瓶瓶罐罐,又看了看镜中因军训而晒黑了几倍的自己,咽下口水,视死如归般地拧开了那瓶粉底。唯一的救星次郎跟着三队去远征了,她只能硬着头皮自己上。想当初这套化妆品还是加州清光帮她购置的,自己还说买这玩意儿的花费够吃好多次芋圆和章鱼烧……
  暮色渐显,本丸中的各位仍忙于各不相同的事务。然而,一个白发少女悄悄推开房门,捂住脸,匆匆向水池的方向奔去。
  megumi打开水龙头,捧起清水,一次又一次地搓洗着脸庞。直至皮肤已经微有浮肿,她抬起头。可镜中的那张脸又黑又瘦,洗不去的化妆品在脸上呈出不规则的颜色斑块。
  水龙头中的水流仍响个不停,但少女却仅是木然地站在水池旁,任清水白白浪费掉自己来之不易的小判。
  你这种家伙,被人无视掉肯定是自然。看着自己被晒得黝黑的脸颊和手臂,審神者在心中暗暗自嘲。
  megumi失落地垂下头,缓缓蹲到了地上。像逃避现实的鸵鸟一样,将头埋进双膝。
  流淌的水流声,突然戛然而止。
  是谁?
  審神者心虚地抬起头,只露出一双微有发红的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身着黑色洋服的红眸少年。
  “你没事吧?”“我没事。”好一会儿没有开口说话了,少女的声音有些沙哑。
  “那你捂着脸干什么?”加州清光微笑着命中要害。“我刚刚出去和别人打了一架,不服?”審神者已经在心中默念“我日你先主”了一百遍。
  “蠢材,你居然忘了这世界上还有卸妆水这种方便的东西。”少年嗔笑着,帮megumi将面部擦回本来的颜色。然而審神者的心思早就跳跃到了别处。
  和室内,两人之间隔开的微妙距离,令人难以忍受。想再近一点。
  但不知是不是少女的错觉,每当她小心翼翼地靠近一点,加州清光就会在不知不觉中远离一点。
  还是被他嫌弃了吗?
  帮審神者卸完妆,伸手揉乱了少女略有蓬乱的短发,少年起身向外走去:“以后别再尝试这种女子力超高的东西了。 我去帮烛台切准备晚饭,你呆在我房间里休息也可以……”
  出乎加州清光的预料,未等他走到门口,大衣的后摆便被人扯住。
  “怎么了?”
  “那……那个……今天又搞砸了对不起……还有烛台切他这两天一直安排我喝粥……叫他改善一下伙食吧……”審神者支支吾吾地解释着自己的奇怪举动。
  “你不是可以直接说要我留下来陪你吗?”
  完了,这下丢人丢到家了。
  “就是……反正你这两天很反常……”卧槽!怎么办?不小心说出来了……“哈?”“一直扔下我不管,还找其他妹子聊天,还故意回避我……”不管了,豁出去了!反正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加州清光用一种哭笑不得的眼神望向審神者:“你是小学生吗?”
  又被他嫌弃了。
  少女缓缓松开拉住的衣角,不争气的眼泪滴落在地板上。少年有些手足无措,他没想到自己一句话会把自家審神者惹得哭出来。“呃、你别哭啊我……”“滚。”megumi坐在地上,抱膝缩成一团,“反正我这种人就是糟糕透了。现世也好,这里也好都很讨人厌吧。”
  我真是自恋到死了,他能有多在意我啊。
  突然,審神者单薄的身躯被人轻轻拥入怀中。“要我说几遍你才能甘心?我一直在乎你远超世界上的任何东西,你知道这七天我到底是怎么度过的吗?浑球,对自己讨人喜欢的程度有点自觉啊!”
  你,在乎我?
  一直?
  昏暗的室内,似乎有了一些光芒。像是为了印证什么,加州清光撩开審神者的短发,在她柔软的颈上着了魔般地嗅闻着。空气不知何时变得燥热起来。胸腔中的加快鼓动声与喘息,在室内愈发清晰。
  加州清光似乎动用了很强的自制力,才止住了下一步动作:“抱歉,你身体不舒服吧。”谁料怀中那人用小而软的双手按了按少年结实的胸膛,一路游走抚过腹部,直到落在他白色与金色相间的皮带上,如幼猫般蹭着少年的肩头,轻笑着开口了:“没关系的,”
  少年只觉得身体开始发烫,理智渐渐断裂。
  “我想让你证明,你有多喜欢我。”
  到头来,加州清光替審神者着想的保持距离作战计划还是泡汤了。
  萤丸正准备去叫審神者吃晚饭,刚出门就一不小心和笑面青江撞了个满怀。“青江,你见主上了吗?”青年微微一愣,然后意味深长地微笑着摇了摇头。“这样啊。”正巧和泉守兼定与堀川国广迎面走过,黑发青年闻之补了一句:“好巧,加州他也没来。”笑面青江与堀川国广对视一眼,心照不宣:“可能他们俩又偷溜出去吃垃圾食品了吧。”“唉?有可能。”“话说主上没回来的那几天加州他一直守着大门,有够憔悴。”“这几天不还顿顿给審神者大人煮粥,真是操碎了心。”
  早晨再一次来临。加州清光梳理着臂弯中少女睡得翻起的头发,拨开前额发,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落下宠溺的一吻。
  你说过,你从见到我的那一刻,就中了一种名为加州清光的毒,还永远不期望解开。
  但你不知道的是,我对你,对成为我的祭品的megumi,早已痴狂成瘾。
【END】
果然……玛丽苏的本性是改不了的…………
本来想用军训写点段子结果写偏了(捂脸)……

评论(7)
热度(44)
Top

© 百无一用的megum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