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过是个爱瞎摸鱼的文手/刀坑溺死/同担拒否不定时发作/基本不吃腐/喜欢碎碎叨

头像by叮当

即使曾被伤害,也想温柔待人并被温柔以待。

♬ 嫁刀加州清光 ♬

 

【刀剑乱舞乙女向】月之波纹(上)

三日月宗近x女審神者
玛丽苏有……
婶婶基友人设w
食用愉快w
防雷分割
……………………………………………………………………………………………………………………………………………………………………………………………………………………………………………………………………………………………………………………………………………………………………………………………………………………………………………………………………………………………………………………………………………………………………………………………………………………
《月之波纹(上)》
  ※<不可思议>
  远空中,一轮残日映照着喧嚣的街道,来往的车马有的刚刚起程,有的已经踏上了归途。
  穿着巫女服的棕发少女站在锻刀炉前,双掌合一,虔诚地祈祷一番后,在一金发少年的帮助下,将资材放进了锻刀炉内。
  “山姥切,你累了吗?”少女眨了眨鲜亮的黄色眸子,柔声问道。山姥切国广抬起头,愣了两秒,又马下垂下头去。審神者温婉地笑了笑:“去休息会儿吧,告诉大家晚饭不用等我了。”金发少年点了点头,拉了拉裹在身上的白色被单,将半张脸遮挡,向外走去。
  少女跪坐在锻刀房内,清点着所剩无几的资材。不知不觉中,由月光统领的星辰大军已经占领了整个夜空。
  漫长的等待中,怀着期待与不确定的審神者不由地打起了瞌睡。
  意识朦胧中,少女隐约感觉到自己好像突然离开了地面。缓缓睁开惺忪的睡眼,第一眼对上的,是一双渐变的深幽蓝眸,瞳中那抹金色的弯月中泛起片片亮光。
  “三……”
  “三日……”
  “三日月宗近?”
  “哦呀,看来可以省却自我介绍了啊。”青年望着怀中的少女,令人宽慰地笑了。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不知多久,当審神者意识到这令人难堪的缄默后,匆忙移开视线,掩饰般的咳嗽一声:“非常感谢您的前来。我是这里的審神者mori,以后就请您多多指教。”
  胸腔中难以道明缘由的悸动,活似小鹿乱撞。
  三日月宗近仍心平气和地微笑着,丝毫没有责怪少女刚才的分神的意思。
  “真意外呐,您居然没有要求我将您放下来。”
※<扇舞曼歌>
  清晨,当鸟雀的低语还未打破这安逸的寂静时,本丸中已经响起了清脆的叩门声。
  “各位,起床了!”
  众刀纷纷在審神者的轻声催促下走到了院子里。明石国行似乎想装作耳聋埋头大睡,结果还是被萤丸给拽了出来。
  mori一边走向厨房,一边在心中默默地数着院中的人数。一,二,三……少了一个人?可是连那个消极怠工的明石都起来了?等等……
  她知道是谁了。
  轻轻拉开房间的门,一个蓝发青年如往常一样,坐在那胡乱堆叠的衣物旁一筹莫展。
  “爷爷?”
  三日月宗近回过头来,悠闲的笑容好像束手无策的人不是他一样:“主殿,您有什么事吗?”
  这个本丸的審神者是一个在别人口中很“神奇”的一个少女。因为到来的时间较晚,mori做起工作来比常人拼命数倍。天生灵力旺盛,又加上持续的努力,仅仅一个半月就实现了全刀帐的梦想,得到了政府的认可与表彰,让许多人望尘兴叹。
  然而,作为他人眼中“模范審神者”的这个芳龄少女,心中至始至终都埋藏着一个无人知晓的秘密。
  “大将,您正在学习神乐舞?!”晚饭时间,短刀们惊奇地询问着審神者。少女疑迟着作出了肯定的答复,众刀立刻开始起哄。“主上,今天的米饭超级硌牙您露一手助助兴吧!”“喂喂你这话很没逻辑哎?”“不过審神者大人,让我们欣赏一下嘛!”
  拗不过属下,審神者只得回房取来折扇,道了句“献丑了”,便在众刀期待的目光中轻启舞步。
  衣袂翻飞,鹤松纹的干早翩翩飘舞,脚步虽稍生涩却有条不紊。一曲终了,双色扇半掩面庞,只露出灵秀的双眸,而视线的另一端,身着蓝色狩衣的那人微眯双眸,和颜悦色。“哇塞!主殿真的是天才!”
  mori应承着众刀的赞扬,悄悄将视线投向某处,又假意别过脸去。她觉得这是她有生之年跳得最好的神乐舞了。果然前几天在现世恶补是有用的……
  三日月宗近不改往日微笑,捧起茶盏,品着審神者从现世带来的花茶。清香,且回味绵长。温和的虚影中,那一个个端庄而秀丽的身姿,重叠交融,像是迷惑的粉饰,将影后的少女隐藏得严严实实。
  正因还无法看清,才更激起了人探明的热情。
※<演练音韵>
  mori从不偏私任何一把刀剑。短刀也好,肋差也好,所有刀剑被安排着轮流出阵,只要有能力便有机会成为近侍刀跟随主人左右。
  今天轮到三日月宗近带领一队随審神者去演练场。因为忙于收集刀剑与开辟新战场,mori这次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于场内等候对手的其他審神者,几乎大多带着等级高出一队几倍的大太刀和太刀,看到就让人丧失了取胜的信心。正当少女准备离去之际,突然,一个身旁跟随着加州清光的女審神者一下子吸引了她的注意。拿软柿子捏是人的天性,暗自窃喜之余,来不及仔细查看对方战力如何,就选定了自认“必胜”目标。
  当双方都摆好阵型,开始演练时,少女才意识到自己选择的错误,但已经迟了。对方部队虽多由打刀和肋差组成,但平均等级竟比一队高出约一半。战线被击溃,就连练度最高的三日月宗近,也被创至重伤。
  恢复后一队向審神者走来。少女的内疚浮出脸上:“真的非常抱歉……”“主殿不必道歉,”三日月宗近慈爱地揉了揉她的棕色的头发,平和地安慰道,“胜败仍兵家常事。况且这也是提醒老爷爷我要多加锻炼啊哈哈哈。”
  望着青年潇洒如常的笑容,卡在心头的那块石渐渐化解。与众刀谈笑间,她的余光扫过了刚刚获胜的那方。刚刚一直关注着队伍的组成,但现在看到那位審神者……
  mori给一队打了个招呼,向方才的对手走去。她想确认一件事情。
  “那个……”
  一个黑发少年闻声回头,礼貌而谨慎地开口道:“请问您有什么事吗?”“我想请问一下您们的審神者是叫……”
  “在下megumi,有何贵干?”没等mori说明来意,原在一旁和拿到誉的笑面青江聊天的白发少女就立刻闪现在她面前,在mori与加州清光之间树起了一道明晃晃的隔离墙。字里行间的酸气远远赶超一大坛百年老陈醋。这种反应……果然没错。
  五分钟后。
  “你这个欧洲细作!!!我也要全刀帐嗷呜!!”白发少女不甘地咬着嘴唇。“放弃吧,非洲酋长哈哈哈……”少女有些得意,举手投足都失了以往的端庄得体。“唉……不过你用灵力改了相貌刚刚还一直端着我真没认出来……”mori翻了个白眼:“你还有脸说我?你不也……”“才不是!劳资只改了发色和瞳色!”
  棕发少女看着表情丰富多彩的某人,久违的亲切感让她深有感慨。“话说,你天天那样表现不累吗?”“累得要死……但是为了达成目标我忍了……”megumi十分八卦地贴近:“你想攻略爷爷他老人家?”
  被人看穿了心思的少女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呃……”“别装蒜了,朕的慧眼早已看穿了一切!”megumi说着翘起了兰花指。不远处的加州清光撇着嘴:“噫。”白发少女撅着嘴,狠狠地甩给近侍刀一个白眼。
  “那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棕发少女说着就要迈步离开。“等下!”“?”“明天一起去找kyoko玩吧!”
  望着mori离去的背影,白色短发的少女突然掏出一把不知从哪儿弄来的折扇,展在脸前,轻摇几下:“这样好看吗?”“得了吧,”加州清光嘲讽似的笑了笑,“你那样跟要吃了扇子一样……”
※<病间轻呓>
  mori本丸中的刀发现,自从到某个据说是熟人的本丸回来之后,審神者开始有点“不一样”了。
  第一是固定了近侍刀,又编成了稳定的队伍,让一些被放置的刀失落了好久。第二是拉近了与刀剑们的距离,原本除了出阵和做日课都在房间里修炼的審神者,开始经常陪短刀们嬉闹,拉着鹤丸国永一起恶作剧,闲聊时会“一语惊四座”。比如上次她分给众刀一些水果干,然后微笑着告诉他们水果干已经过期一年了……
  “主殿,为何您不再奉行之前的‘公平’原则了?”蓝发青年优雅地接过少女递来的水信玄饼,启唇打趣道。“这样不好吗?”審神者巧妙地避开了正面回答。
  “并非如此,老爷爷只是好奇罢了。”
  近侍刀三日月宗近与棕发少女同坐于廊下,铺在地上的几块浅褐色的木板留给二者并不远的微妙距离。
  糕点已经下肚,青年柔和的笑容,似是在追忆少女特意从现世带来的礼物的滋味。
  審神者无声无息地缩短了一些与狩衣青年的距离:“爷爷真的想知道吗?”“主殿请讲。”
  “我说了之后请务必不要生气。”“嗯。”
  “那我说了?”“请讲。”三日月宗近耐心地等待着。
  少女观察了一下周围,很好,四下无人……
  審神者俯在近侍刀耳边,小声说道:“因为我明白了,所谓的平等只会创造平庸……”“扑哧”三日月宗近忍不住用衣袖掩面笑了出来。
  “抱歉,可能这种想法很……”“您没有错。我只是感慨主殿的改变而已。”青年的双眸平静如波澜不惊的湖面。“改变?”
  “您终于变得坦率了,特别是,”他故意停顿了片刻,“对我。”
----------------------------
  “mori大人?”
  “?”正在菜地里埋头除草的審神者转身望向那个戴着白色围巾的少年。
  大和守安定轻声问道:“为什么您要忙于提升一队战力而疏于开拓新土了呢?”
  你们这群为什么协会的能不能消停一会儿……
  “因为我想看到那个家伙成为我的手下败将然后哭出来的样子……对了再当着她的面说‘河原之子怎么可能敌得过我家天下五剑。’那种表情想想就过瘾哈哈哈哈哈哈哈!”少女“温柔大方”地笑着,单手摇扇。“……”
  “话说,真是同个刀剑不同样啊。”審神者轻叹一声。“您在说什么?”“没什么……啊嚏!”
  都怪咋晚蹬了被子,今天倒好,肯定感冒了。算了,等会吃点感冒药就好。
  然后,第二天,当三日月宗近奇迹般地自己穿戴整齐,推开審神者的房门时,就看到了里面躺在被窝里嘟囔着胡话的少女。
  “鹤丸!你给我们解释清楚!”“各位别激动啊!我只是把感冒药和咳嗽药互换了一下瓶子……”白发青年慌忙辩解。“有些玩笑不能乱开你不知道吗?!?”
  三日月宗近把那几把吵嚷着的刀请了出去,还了病人一个安静的房间。他拧着湿毛巾,小心翼翼地放在審神者滚烫的额头上。
  少女突然伸手扯住了青年狩衣的袖口,无意识地傻笑起来,断断续续,却无比清晰地喃出一句话:
  “我想……一直……待在宗近身边……当奶奶……”
(未完待续)
  为了给自己点压力先发点再继续难产……=皿=谁来给我点动力……

评论(2)
热度(14)
Top

© 百无一用的megum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