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过是个爱瞎摸鱼的文手/刀坑溺死/同担拒否不定时发作/基本不吃腐/喜欢碎碎叨

◆头像by叮当

◇即使曾被伤害,也想温柔待人并被温柔以待。

♬ 嫁刀加州清光 ♬

 

【刀剑乱舞乙女向】笑靥

大和守安定×女審神者
累死我了……码得超认真!
婶婶人设基友给
玛丽苏有x
有清光婶客串
防雷分割…………………………………………………………………………………………………………………………………………………………………………………………………………………………………………………………………………………………………………………………………………………………………………………………………………………………………………………………………………………………………………………………………………………………………………………………………………………………………………………………………………………………………………………………………………………………………………………………………………………………………………………………………………………………………………………………………………………………………………
《笑靥》
※飞沙※
  迎面而来的,是漫天的沙石,使人即使努力睁开双眼,也完全看不清前方是什么。
  但走在队尾的蓝发少年,却不顾飞进眼中的沙尘,不断地试图望到队首的那两个人影。
  “主人,您怎么了?”太郎太刀关切地询问着身旁的黑发少女。kyoko 轻轻摇了摇头,神色凝重。
  被沙粒迷住了双眼的大和守安定,徒劳地向前伸出手去,又似触到了不可逾越的障碍,缓缓缩回手来。少年自暴自弃地将脸埋进围巾里,苍白的手紧攥着腰间的本体打刀。
  为什么,
  我……
  无法再与你一起走在最前面了?
※初识※
  “初次见面。大和守安定,不易上手,但是好刀。”
  “是安定!我终于锻出安定了!!!”
  身着甲胄,披着新选组羽织的少年淡淡笑着,有些为难地望向对面脸上无处不写着激动的黑发少女。她为什么会为了我这种二花打刀……
  “初次见面!我是这个本丸的審神者,叫我kyoko就好!”少女友善地伸出手去,难掩的喜悦,从她紫色的瞳中析出。看来,真的是很高兴啊。
  大和守安定握住了kyoko纤长的手,谨慎地摇了几下。手指的触感,好像总司先生。一定是一位使用刀剑的好手。
  就是她将我亲手锻造出来的吗?
  “好了,从现在开始安定就是近侍刀了!要好好干啊!”kyoko 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权当鼓励。“呃……”少年睁大海蓝色的眼眸,不可思议地望着那个似乎比他高出一点的審神者。
  “不高兴?”
  “不,谨遵吩咐。能当上一队队长,我总算是有出息了。”
  当年,总司先生就是新选组一番组队长。
  这位漂亮的審神者,很看中我啊。必须要努力了。他静静想着。
  这就是,这把大和守安定,与名为koyoko的審神者邂逅的第一天。
※注目※
  kyoko 镇定自若地站在手合台上,马尾辫上的丝带随风舞动。
  “请多指教。”
  大和守安定和審神者相互行礼,摆正步态。台下围观的众刀屏息凝神,准备欣赏二人的手合。
  少女望着对面扎着浪人结的少年,舒了口气,拔出了佩用打刀。
  刀刃相接的瞬间,从对手那里传递出的信号让大和守安定为之一惊。这种力道,可不是審神者中常见的。
  锋芒毕露的kyoko 展开猛烈攻势,动作行如流水,丝毫没有儿戏的意思。大和守安定即使用出了冲田总司独门的三段突刺,也只能勉强抵挡。
  好强的实力!
  審神者终于在左颈露出了破绽,少年抓住机会,迅速行动。
  但下一秒,锋利的刃尖就抵在了大和守安定滚动的喉结上。他猛然领悟少女卖出那个破绽的真正意图。
  “主上您好厉害!!!”
  在众刀的惊叹声中,少年给胜者行了个礼,整了整围巾,走下手合台。
  “居然输了,这种水准真是给总司先生丢人!你这废柴哈哈哈!”加州清光幸灾乐祸地嘲讽着大和守安定。少年轻描淡写地瞥了一眼挖苦自己的黑衣少年:“那下一次手合就交给您了。”“我?算了吧,我怕划坏指甲……”
  大和守安定没打算和这把不睦已久的刀聊下去,向自己的房间走去。马上要去内番了,要快点去换衣服。
  刚刚手合的场景仍历历在目。不过少年在意的并不是这场手合的输赢。
  错乱刀影中,審神者伴以沉着的面庞,若一朵凛然开绽的樱花。
  真的,很美。
※留恋※
  白发少女散发出与她很不相配的严肃气场,一字一顿地说道:“你,做好觉悟了吗?”
  “嗯。”态度极为肯定的大和守安定点了点头。
  “那好吧,请拿着这个。”白发少女危襟正坐,双手捧着一个笔记本,一本正经地呈给了蓝发少年。待他接了过去,少女刻意清了清嗓子,庄重地开口了:“这是,为师我多年来积攒下来的贵重资料,请务必认真浏览。”“请您放心。我一定会听从师傅的指导。”
  站在一旁的加州清光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展现着浮夸演技的megumi和从其他本丸前来请教的大和守安定。你确定要向这个不靠谱的家伙询问这些东西?她明显已经在拿你开涮了……
  蓝发少年道了谢,拿着笔记本出去了。笔记本的封皮上有一行小字:怎样练就kyoko 攻略神功?( ̄∇ ̄)
  翻开第一页,在笔记本掉在地上的同时,大和守安定像是受了什么强烈的刺激,“愉快”地笑了起来。
  “哦哈哈哈哈哈……”
  第一页只写了八个字:欲练此功,挥刀自宫。
(不要打我,上面只是用来搞笑的hhhhh)
  当大和守安定牵着马回到本丸时,kyoko刚刚换好休闲服,正准备出门。她见近侍刀心情不错,有些好奇:“安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了吗?”“没有啊,不过kyoko大人您要去哪里?”“我?去领配给的资源啊。”“需要我一起去吗?”少年莞尔一笑。“行啊,不然玉铜太沉了一个人估计要累死……”“那么上马吧。”大和守安定主动向kyoko 伸出手去,依旧笑裔如花。春的微风拂起少年蓝色的羽织,使他显得格外俊秀。
  一刀一主,在政府那里领到了资源。这份补给来得实在是太及时了,kyoko 兴奋得扛着沉甸甸的袋子就走,差点忘了在工作人员那儿签字。
  大和守安定驭着缰绳,回头望了望那个抱着资源像抱着亲爹似的kyoko ,无奈地笑了笑,暗自庆幸他翻到了笔记本的第二页。
  “安定啊,呆在我的本丸真是辛苦你了。其实这种小事我一个人就行了。”
  “那可不行啊。”
  请尽量麻烦我吧。我的審神者大人。只要你不离开这里的话,我就……
  嗅得到,你乌黑发丝散出星点素雅芬芳。
※裂变※
  已经到了初夏时节,天气渐渐炎热起来。
  “kyoko 大人,要继续前进吗?”站在队首的大和守安定转身向身旁的審神者询问。少女紫色的眸中闪过一道犹豫,然后肯定地点了点头:“继续走,前面就是boss点了。”“遵命。”
  太阳的光晕使人的视线模糊不清。明明天气晴朗,四周却满溢着压抑的不安气息。
  kyoko 望着普遍挂彩的随行,有些后悔作出刚刚的决定。
  “安定,敌方阵型是什么?”
  少年尴尬地笑了笑,略显可爱:
  “真的非常抱歉,索敌失败了。”
  不久后,本丸的传送门与往常一样打开。審神者搀扶着重伤的鲶尾藤四郎,和一队跌跌撞撞地进了本丸。留守的五虎退忙跑来询问情况。“没事不用担心,只是不小心失误了而己。”kyoko 故作轻松地揉了揉银发少年的头,架着浑身是血的鲶尾藤四郎进了手入室。
  轻伤的蓝发少年站在手入室门外,静静听着里面少女的道歉声。多亏了審神者强大得异常的剑技,一队在选择了不利阵型的情况下依然侥幸获胜。看来自己需要更加努力才行。问審神者的好友要来的笔记本仍放在房间里,他每天临睡前都要翻阅一遍,里面的内容全都烂熟于心。本中的建议虽然有些奇葩,不过大多是挺中肯的,回来抽个空去看望一下那个中二师傅吧。
  大和守安定并不希望迅速发展他和審神者之间的关系。总司先生说过,凡事都要慢慢来。他期待着一点点拉近与她的距离,并做一把称职的近侍刀。令他憧憬的恋情就像一杯抹茶,只有一点一滴地去品味,才能理悟到它浓郁的香气与悠长回味。
  屋内的kyoko 在叫他的名字。无论什么时候,她总是亲自为每把受伤的刀手入。真是个温柔的審神者。
  “安定?”
  “嗯?”大和守安定抬起头,看向刚为他手入完的少女。
  “我有一……”
  未等她说完,本丸门口传来一阵喧闹。远征成功的二队归来了,kyoko 像是看到了什么极富吸引力的东西,什么也顾不上说就跑了出去。少女欣喜地喊出了一个名字:
  “太郎!”
  黑发青年闻声转过头来,朝審神者礼貌地颔首。
  少女无此灿烂地笑着,上前嘘寒问暖。
  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的大和守安定无声地眨了眨眼。
  “对了,安定。”
  “什么事?”少年挤出一抹笑,使用了通常的平缓语调。
  “以后的近侍,就让太郎来担任吧。”
※迷失
  已是夏末,第一片红叶挂在枝头,等待秋风飘落的指令。
  大和守安定独自站在树下,仰望着依稀从枝叶间洒下的光影。
  今天的她,出阵依旧没有带上他。
  回想着kyoko 今晨和太郎太刀一起离去的背影,少年垂下头,沉思片刻,将一个笔记本轻轻放在地上,划着了准备好的火柴。
  烧成灰白的纸屑被风卷起,在大和守安定的颊边打了个转,飘向天际。
  少年淡漠地走开,没有回头。
  既然她对我无意,我也不应再留存任何幻想。摆正自己的位置,不奢望任何不切实际的事。
  这样才是,做为刀的本分。
  我早就该明白这一点。
  换上以前特意买来的高底木屐,少年悄悄走出了本丸。
  既不用出阵,也没有内番任务的大和守安定漫无目的地行走在街上。差不多都快忘记了,曾经忙于打理各类事务的感觉?
  路过一个路口,左侧是一家生意极其火爆的点心店。每天都会有许多人不惜排长队等侯,只是为了买到限量供应的豆大福。无意中,少年在队中瞥见了一个略感熟悉的身影。那个身着改版巫女服的白发少女,是……
  大和守安定没有决定好是否要上前去打招呼。考虑再三,他还是向点心店走去。
  最后一个豆大福,正好排到megumi 这里。一脸期待的少女正要走向前去,一个青年突然拦在她面前,使她有些不知所措。
  “我说小妹妹,我可是排在你前面的啊!”不知何时出现的青年不由分说地站在了megumi前面。“可是……”“你想干嘛?要讲先来后到的!”青年粗暴地推搡略显单薄的少女。
  出乎大和守安定的预料,面对蛮不讲理的青年,megumi并没有作声,只是像个被抢走玩具的孩子一样低垂着头忍让。明明是在熟人和刀剑面前那么跋扈的人,居然在陌生人面前显得如此弱气。
  “你还赖在这里干什么,想插队吗?”青年见megumi示弱,更加理直气壮,又用力推了少女一下。遇到这么过分的事不知道反抗吗?我要不要去帮……
  megumi一个趔趄,隐约发现后背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正慌忙要开口道歉,却被那人直接揽进怀里。她抬起头,不由一惊:“Ki……Kiyomitsu?!”
  一手拎着打包袋的加州清光明显看到了刚刚那一幕。少年颦着眉头,赤红的瞳中充斥着不满。他似乎了解了在他去买饮料期间自家審神者遭遇了什么。
  十分钟后,megumi啃着豆大福,紧紧抱着近待刀的手臂往街道另一角走去。“你正常点,突然这么……我……”加州清光无奈地甩了甩胳膊。少女拿头轻轻蹭了蹭少年的肩头,当作回应。“看来还是要让别人多欺负你……你踢我干嘛?!”
  你可以让她不被人欺凌,吗?
  所以她那么爱你。
  目送二人远去的大和守安定若有所思地离开了。
  而我,却没什么可以为那个人做。
  这就是差别吗?
  回到本丸,kyoko已经带着一队出阵回来了。几把短刀围着審神者,闹着要她讲故事。
  大和守安定远远地观望着短刀包围中的審神者。少女乌黑的斜马尾在阳光下泛着星点光泽。像是想要靠近,试探性地迈出一步,却立刻缩了回来。
  无论我怎样努力,现在都无法进入你的视线吧。
  “安定?过来一下!”
  少年一愣,随后缓缓走向kyoko 。你,注意到我了?
  廊下的少女像个大姐姐似的抱着秋田藤四郎,开朗地笑着:“安定,等会和我一起带三队出阵。药研被我派去远征了。”
  大和守安定恭敬地点头:“遵命。”
  我,被你彻底当作替补成员了吗?真是讽刺。
  “索敌成功,敌方阵型是鱼鳞阵。”
  “排成有利阵型,准备迎敌!”少女拔出打刀,摆出备战姿势。
  “是!”众刀受了鼓舞,士气大振。除了作为队长的打刀少年。
  直至敌军杀出,大和守安定才不慌不忙地拔出刀剑。
  三队这次出阵只有一人中伤。不是新入队的今剑,而是曾担任近侍刀的那个蓝发少年。
  大和守安定表面平静地看着拿着手入棒帮他清理伤口的kyoko 。他没心思去听審神者的责备,只是留意着她担忧的神色。
  只有受伤了,才会被你在意?
  “安定你今天怎么搞的?反应超极迟钝。反正你最近一直很不对劲……到底怎么了啊?”
  最近一直?呵,你根本没有认真地看过我一眼吧。
  手入结束,kyoko 偷瞄了一眼无一句答复的大和守安定,叹了口气。正当審神者准备放下手入棒时,少年突然开口了:
  “可以请您……给我一个拥抱吗?”
  “嗯?可以啊。”
  再次得到原本很平常的拥抱,我不幸地发觉。
  我竟是,如此渴望着这个人类的重视。
  “能请您满足我一个任性的要求吗?”大和守安定眼眸低垂,声音里透着小心谨慎。
  “什么要求?”
  “请让我加入一队。”
  我果然无法抗拒自己的转变。郁结于心的太多不应有的情感,我早已不再是我。
  不再是那个恪守本分的新选组冲田总司的爱刀大和守安定。
※抉择
  “话说这都一个多月了,为什么还到不了boss点啊……”“没事今天绝对会有进展的!”
  一如既往走在队末的蓝发少年,将自己与其他人彻底隔离,形如空气。
  突然而至的扑天盖地的飞沙使一行人的行进速度明显减缓。
  “太郎,开始索敌!”
  青年的表情突然变得惊愕,有些沉重地报告道:
  “是检非违使。”
  少女愣住了:“这里,为什么会有……!”
  “还有抱歉,索敌失败。”
  “听令,排成鹤翼阵,准备迎敌!”kyoko 并没有乱了阵脚,立刻做出了决定。
  周围突然杀声四起。高等级的一队在战斗并不占什么优势。狡诈的敌军打乱对手阵型,将人马分割包围,企图逐个消灭。
  kyoko 虽然解决掉了一把敌太刀,但左臂却被一把敌肋差偷袭成功,动作不得不减慢许多。每一次挥刀都可以感受得到血液划过肌肤的热度。
  敌方发觉了審神者出奇的强大。主力向審神者包抄过来。
  因失血而产生的眩晕感使kyoko 醒悟到危险时,一把敌打刀的刀刃已经近在咫尺。
  千钧一发之际,一个少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利落地解决掉了那把敌刀。
  “安定!”
  大和守安定粗重地喘息着,披散着蓝色的头发,羽织和围巾已经不见踪影,显得一点也不游刃有余的样子。
  “终于……有机会……可以保护您了……”少年与審神者背靠背地站着。
  “先杀出去吧。”
  “遵命。”
  二人联合的力量果然与刚刚截然不同。kyoko 很快解决掉了面前几把敌刀,赶去支援其他人。
  敌方主将正在考虑下一步行动计划。忽然,周围护卫大乱,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一道白光闪过,敌方主将随之尸首分离。
  浑身是血的蓝眸少年略显扭曲地笑着,一脚将首级踢入乱军中。
  “人头落地……去死吧。”
  残敌很快被消灭干净。kyoko 走上前去,打算叫上大和守安定一同返回:“安……”
  但在她呼唤他名字的刹那,少年猛然跪倒在地。
  審神者忙扶起蓝发少年,有些慌张:“安定你怎……”
  “我……已经回不去了。”
  大和守安定淡然地微笑着。kyoko 惊讶地发现了他腹部几道贯穿身体的伤口。“怎……怎么会这样……?”少女的声音有些颤抖。
  “虽然不该说,但是……我还是想说……”少年的笑 映射在夕阳的余晖中,十分凄婉。
  “我一直……深深地爱慕着您,kyoko 大人。”
  道出真心的瞬间,大和守安定呕出一口鲜血,险些栽倒在地。
  说出来了。
  我终于说出来了。
  在最后,也终于算是……
  “混帐!”
  少女哭骂着抱住浑身是血的少年,因过于激动而止不住地颤抖:
  “为什么不早说!”
  泪水沾湿了大和守安定的肩头。
  “我……”少年竟无言以复。
  “我一直都喜欢你!”
※春故
  “你真的把名字给他了?”
  megumi 点了点头。
  “你不怕他不让你回现世了吗?”kyoko 继续发问。
  “那种地方鬼才想待。”“果然是这种回答。”
  黑发少女笑着仰起头,盯着万里无云的蔚蓝天空:“你们到底是怎么发展成这样的啊?”白发少女耸了耸肩:“我也感觉挺扯淡。一开始的时候打算保持距离做个爱他的好主人,然后不由自主地接近。怕他了解我之后讨厌我,努力逃避,结果稀里糊涂就成这了……啊啊啊不管了反正Kiyomitsu是我的就对啦!!!”“病得不轻……”
  “哎对了,你不是喜欢安定吗?这么长时间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嘿嘿嘿~”“我不知道他怎么看待我。安定对我太恭敬了。”“要不要我去抓他来入赘?!”“滚!”
  “好好考虑下吧。不过记住。”“什么?”megumi的表情认真起来:“要喜欢一个喜欢自己的人。还有要主动一点,你一直都记不住。”
_______(回忆完毕)
  田地里,加州清光不停地嘲笑着与他一同内番的大和守安定:“哈哈哈逊毙了挨几刀就以为自己要挂了还有临终告白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你人头是不是不想要了啊!”
  “安定!”
  kyoko 拎着便当盒,在不远处叫着自家近侍刀。“来尝尝吧,我自己做的煎蛋卷还有饭团。清光不一起吃吗?”黑发少年摆了摆手:“不用了,我怕我会转型成世界第一可爱的电灯泡。”
  大和守安定夹起一块煎蛋,把它放到坐在对面的少女口边。“总司先生说过,好吃的东西要先给喜欢的人吃。”“我举报!总司先生没说过!”蹲在一边的加州清光举起手喊道。
  kyoko 没有理故意拆台的加州清光,咬了一口煎蛋,望向双颊泛起一片绯红的少年:
  “果然还是安定最可爱。”
  都喜欢把话憋在心里不说,也许是我们最大的共同点。但值得庆幸的是,我终于明白了你的心意,这就足够了。
  希望在下一个旖旎春色中,还有你的陪伴。
  有着灿烂笑容的你。
  【END】

评论(2)
热度(29)
Top

© 百无一用的megum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