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刀加州清光·極

♡想いだけが生きる全て

◇中二文手/刀坑溺死/同担拒否不定时发作/基本不吃腐

◆头像by叮当

 

【刀剑乱舞乙女向】热砂事件企划·加州清光线 恋暗楼(肆)

现代学园paro
加州清光×女審神者(诹访惠)
此章开始有恋爱线索注意
校园玛丽苏恋爱大戏(×)

食用愉快w

社团?是指剑道部吗?可是我……

“啊嘞?不愿意吗?但我可是在花名册上看到了小惠惠啊?”捕捉到了她瞳中的犹豫,黑发少年飞快地眨起了石榴红的眼睛,略显失落地嘟起了嘴,樱桃般温润的唇微微抿起。

完全,无法拒绝啊。

同样是在非自愿的前提下来到体育馆二层的剑道场,诹访惠此刻的心情却同上次存在着天壤之别。

“呦,我们加州大人可算来了。”见少年到来,部长模样的男子忙上前打招呼,但当他注意到紧随着少年走入的那人时却愣住了。

“这是新加入的学妹啦,是不是很可爱?”对男子的反应一目了然,黑发少年瞥了一眼对方还没回过神的脸。

并不是惊讶于女孩的长相,也不是对她的突然到来感到不满,只不过是对她与这个名叫“加州清光”少年一同前来这件事本身感到诧异。而诧异过后,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兴奋。

认识了这么久,他可不记得这家伙有带过女孩子来道场。这家伙终于开窍了吗?!部长的心中油然而生一种老父看到自家儿子终于会拱白菜……呸,开始谈恋爱的自豪感。乍看之下,少女谈不上艳丽,也没有什么出众的气质,但只要细细打量,就会发现她即使算不上精致也十分清秀可人的五官,脸上没有任何画过妆的痕迹却与丑陋或粗糙沾不了任何关系,还可隐约感受到几分清纯。这小子……原来是喜欢这种类型吗。

相比起黑发少年的微笑,诹访惠现在脸上的笑容定是既尴尬又僵硬。通过那不多见的壮实身形和特有的嗓音,她一眼就认出男子便是那天莫名其妙的骂了她一通还吩咐她送东西的人。而对方怕是已经将所作所为忘了个一干二净,现在还从把她头盯到脚,惹得她觉得背上起了鸡皮疙瘩。不能就这么放过他,不能只有我一个人尴尬,要不要找个机会捅出来呢,想必他一定会在部员面前丢脸吧……

走在前面的黑发少年放下剑袋,转过身来微笑着看着她:“呐呐,小惠惠要不要来试试?”“我就不用了,前辈您去练习吧。”温婉一笑,惠摆了摆手示意不用在意她。

前辈也不记得那天的事了吧,如果说出来……利害分析后,她觉得还是缄口不言的好。算了吧,估计只不过是把她认成了打杂的社员,不想给前辈留下一个小肚鸡肠的印象啊。

少年去换上了剑道服,把护具摆在角落里,一件件穿戴起来。戴垂,胴甲,接着是头巾、面罩,最后是手套。很平常的动作,护具也是部里统一的款式,但是他穿起来好像与他人总有些不同,一眼就可从人群中辨认出来。

前辈好像要和那个人稽古了?少女靠得近了些,抱着膝坐下,等待练习开始。

双方互相行礼,向前三步,拔出竹剑,蹲踞。摆好架势,加州清光冷静地持刀于自己头的右上方,而对手则压低了剑尖,空气瞬间凝滞。对方似乎打算先发制人,突然以迅疾步法攻了过来,没等踢开的裙裤角落下,竹剑就距少年的面罩近在咫尺。但是加州清光行动得更早,眼疾手快地以竹剑内侧挡过对手迎面一击,旋即腰部使力,抓住对手身体失去平衡的瞬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中他右侧。“胴击!”在稽古开始后聚拢过来的社员们大喊道。

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加州清光的一举一动,少女不自觉地抿唇一笑。前辈,真的很厉害呢。似乎是注意到了少女的视线,结束了第一回合的少年摘下面罩,回头朝向她爽朗一笑。微微渗出汗珠的面庞显得更加柔美,被面罩压得有些凌乱的前发为平日里施朱傅粉的少年增了些刚气,一点墨痣缀在色状诱人的唇边,为一双狭眸更添媚意。

发觉人群中有人在盯着自己,少女循着目光,正撞上几双不悦的眼睛。她不觉得无辜,毕竟这可是众人流汗训练的剑道场,她一个闲杂人等还跟在众人敬仰的前辈后面,不被嫌弃才是怪事。

稽古尚未结束,马上进入了第二回合。围观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为了保证自己能不错过任何细节,惠离得更近了些,继续抱膝坐下观战。

黑发少年向前突刺一剑,差一点就刺中了对方的前胸,被对方挡下。几乎是同一时间,对方朝少年右脸攻来,他急忙收回剑尖格挡。对方继续不时舞着竹剑一刀一刀地袭来,却被加州清光一次不漏地接下。见多次进攻无果后,对方开始蓄势,猛的朝少年的胸甲攻去,有要一击定胜负的架势。留心对手的步势,配合好上身的动作,加州清光巧妙避开了剑尖,一个突刺将其手中的竹剑击了出去,随即打中了对手的面罩。然而周围的人群里立刻响起了并不像喝彩的喧哗。

“惠!”

被少年击出的竹剑飞出了不近的距离,不偏不倚砸向了一旁坐在木地板上的诹访惠。黑发少年扔下手里的竹剑,一边扯下面罩一边迈开步子朝少女跑了过来。白发少女一只手撑着身子坐在地上,眉心拧成一团,脸色苍白如纸。

“伤到哪里了?”少年小心翼翼地询问道。少女似乎想说却开不了口,惨白的小脸扭成难受的形状,无助地看了对方一眼又像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怯生生地缩回了目光。尽力地避开了可能受伤的位置,黑发少年托住白发少女的背后和腿弯,将她整个人从地上捧起,抱在怀里。

“我送她去保健室。”她真的很轻,就像脆弱易碎的薄胎瓷器,稍有不慎就会被毁坏殆尽。

部长目送着少年快步远去,心情复杂。毕竟是自己的竹剑脱手砸伤了女孩子,万年单身的他不难过是不可能的。只不过,他很了解加州清光的剑术水平,更知道他应该清楚所使用的每一个招式的效果。他发现自己冒出了一个令人不舒服的想法……不,不可能的,他那副焦急而怜惜的神情看得出是由心而发,而且他这么做似乎毫无意义可言。果然是自己多想了吧。

“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校医斥责一般地瞪着站在一旁的黑发少年,与他一同把少女扶到躺椅上,检查她的伤势。

“是我自己不好,请阿姨您不要责怪前辈。”诹访惠挤出微笑,小声为少年辩护着,看起来和校医已经十分熟络了。加州清光担忧地望着脸色煞白的少女,表情中的自责不言而明。

小心地脱掉她加厚的白色连裤棉袜,削皮莲藕似白嫩无垢的大腿重见天日,少女颦着眉头,待女子将袜子褪到小腿中央时终于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瘦弱的小腿上布着几块刺眼的青紫,淤青最严重的右腿还被擦破了表皮,少量的血留在了袜上,无一不在指责着少年的过错。

帮少女处理着伤口,校医忍不住开始教育这个保健室的常客:“给你说了多少遍应该静养,这种情况下能保证日常生活不生病就已经不错了,还天天到处乱跑,也不看看自己的血红蛋白都降到多少了,药也不按时吃……”少女苦笑着答应对方提出的各项要求,但是却没有任何真心悔过的样子,气得女子又像念经一样反反复复的把她连同着一边的少年训了几通才罢休。

出神地望着少女偷咬住的唇与额头滚下的汗水,黑发少年眨动着石榴红的眼眸,瞳子忽明忽暗。

好不容易逃出了保健室,去了趟剑道部,换了校服的少年回到被安置在图书馆正门长椅上的白发少女身边。道着谢接过自己的单肩包,意欲起身,不料却被对方拦下。

“呐,我送你回去吧。”加州清光面部浮着歉意的微笑,话语里少了些刻意的转音。浅浅笑着晃了晃脑袋,少女婉拒了对方的提议:“前辈不用担心我,我一个人搭计程车回去就好了,您应该还要打工吧。”谁知不留神间刚拿到的背包又回到了少年手上,笑眯眯地晃了晃,像是炫耀胜利一般勾起了唇角,根本不给对方留继续推辞的余地:“那我就陪你好啦~”少女愕然了半秒,点头答应。

家距学校并没有多远的距离,惠与少年做了别,谢绝了他把她送到家门口的建议。拖着右腿向前迈步,进到家门里的刹那,白发少女变了脸色。

坐在沙发上的女子举着手机安排着工作,见少女进了家门,向电话另一边又吩咐了几句便挂了电话,盯住少女,不辨喜怒。

“妈妈,您回来了。”勉强地笑着,少女垂下头不敢去看母亲的表情。“干什么去了?”“社团活动。”女子从鼻子里笑了出来:“成绩已经这个样子了,你还去参加社团活动?”“对不起……”虽然刚刚注意到了客厅里的灯是亮着的,她也只以为是她忘记了关电灯,没想到是母亲突然回来。还好没有让前辈跟过来,不然今天她别想安稳度过了。

见母亲停止了训斥,少女小步绕到楼梯边,准备悄悄溜上楼。“我找了中介机构,过几天老师会上门来,记得好好补习。这可是最后的机会了。”

最后的机会?呵,哪里还会有机会。我的未来,怕是从出生起就不曾变过吧。

无论我如何努力,从来没有获得过承认。

“请您放心吧,我会让他认可我的。”明明自己都很清楚是没有可能的事情,还是无法把放弃说出口,人真是奇怪啊。

一如既往,母亲没留多长时间就离开了。冲了个热水澡,少女坐到课桌前,拿出胡乱垒在一旁的习题册其中的一本,随便翻出根笔钻研起来。

完全学不进去啊……

终于放弃了挣扎,惠索性把头枕在书上发起了呆。无意间,那包装纸被蹂躏得微皱的礼品盒出现在少女的视野之内。

「这可是最后的机会了。」

想起了母亲的话,少女本就不平静的内心彻底成了一团乱麻,猛的站起身却忘了腿上的伤,结果痛得险些栽倒。

不能想多余的事,已经没有时间了。只要再努力一次,获得那老头的承认就好了。耽溺于这种可笑的事情,我……

为什么,胸口这么痛呢。

「你忘了前车之鉴了吗?」

抓起手机,插上了一个不知道是不是原装的耳机,堵住了自己的耳朵,少女推开落地窗,走到了屋后的阳台上。

那个街边的影子,是……

影子也同时看到了她,眸中闪过了无人能察觉的惊愕,随后换上了灿烂而令人安心的笑容。惊讶之余又生惊喜的惠本想开口,又想起现在已经是半夜十一点钟,大声喧哗怕是会吵到邻居。少年没有抬头,好像在找着什么。

忽然,她手中的终端轻轻一震。是黑发少年发来的邮件:

「腿还疼吗?QWQ」

少女忍不住喷笑,望着楼下的对方摇了摇头,手指在终端的屏幕上戳动着:

「没事了,前辈为什么在这里?」

「我去送东西,正好路过,正在想你会不会睡了呐~♪」加州清光狡黠地笑着眨眼,让人联想到甜品店前台上的那只猫咪。

少女洋娃娃似的脸上攀上了浅红:

「前辈等等,有东西要给你!」

拔下耳机,惠回到房内抱起那份没有送出去的礼物,向着少年的方向扔了下去。

「欸~?谢谢小惠惠呦~♡」

惠正要回复,紧接着又收到一封邮件,

「作为补偿和回礼,我明天开始来接小惠惠上学吧~♡」

「那个,不用麻烦……」

「那就这样说定了哟,明早见~啊对了,早点休息,这样小惠惠会更可爱的呐~♪」

少年宛如太阳般笑着,露出一排藏着两颗尖尖犬齿的皓齿,朝白发少女挥手作别。任夜风刮乱了她半干的短发,撒下几滴还带着柠檬清香的水珠,诹访惠望着黑发少年消失在目力不可及之处。

现在稍稍放纵一下自己的话,也是可以被原谅的吧。

【TBC】

评论
热度(19)
Top

© 百无一用的megumi | Powered by LOFTER